伊·昉吹·飞樱草

【顺懂ABO】雏鹰4~6


(4)
     任务期间,李懂一般是回“临沂”休息的,一是这样比较方便。
     而更何况所谓的家,实在没有什么好回去的。在学校和在自己房子里,都没有什么所谓“家”的感觉。再者“临沂”的安保措施可比他自己家要好的多。
      放学后,李懂再次径直回了临沂自己的休息所。正巧看见顾顺在那儿擦枪。
     “回来了?”顾顺头也不抬的问。
     “嗯。”李懂点点头,发现顾顺似乎又在嚼着口香糖。
      “那好,待会一起试试。”顾顺擦完枪,抬起脸看着李懂,“去训练室?”
      “嗯。”李懂再次点头,便是刚回来又出去了。
       训练室是全息模拟的VR系统,军方配置,绝对的身临其境。李懂和顾顺扫了身份牌进去。被分配到了一处荒原。
      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在烈日下总给人金山一般的错觉。弥乱的风沙,多变的风向,几乎寸草不生的土地着实不是个适合狙击手发挥的地方。如果有沙尘暴,那狙击手就相当于无,还不如一个机枪手来的有利,毕竟互相看不清,要是捉瞎恰好运气不错打中了呢?当然不排除真有某些狙击天才存在,可以做到在沙尘暴中捕风捉影命中目标。
      这处大漠还没起风。
      顾顺和李懂挨在一起,耳机里传来任务提示音。
     “任务一:猎杀3只沙鼠。请在半小时内完成,否则任务失败,本次训练将自动结束。”
      “李懂,你有看到这些东西吗?”顾顺抬着枪,带李懂边跑上一座沙丘,一边问他。
      “暂时没有。”李懂举着望远镜,目光锐利而有神。
      “没有。”
      “没有。”
      “没有。”
      “没有。”
       一直过了五分多钟,李懂终于换了句话。
      “顾顺你左边正十一点方向三百二十米左右。有。”李懂看了许久,终于发现一处动作的沙地。
      顾顺迅速将枪对好那个方向,也发现了不对劲。
     “一只,两只……10只以上。”李懂跟着顾顺趴下来,又看着测风仪。“风力1级,风向西南,稳定。”
      顾顺嚼着口香糖不再分心回话,一双眸中仿佛世界都慢了下来。
     扳机扣动,一发子弹破空而出,李懂不用去看,也从顾顺的表情看出是打中了。
    “任务一,完成度(1/3),剩余时间,23分47秒。”
      机械女声响起。李懂一心两用看着测风仪,端着望远镜。不出一分钟。又看到顾顺射出第二发子弹。
      这些沙鼠见伙伴横死,早有一些钻入沙中,但也有些无所表现的继续前行。
      “任务一,完成度(2/3),剩余时间,22分53秒。”
      这次那片沙地上肉眼再看不到一只沙鼠,李懂正想再继续搜寻,却听见顾顺道:“等等。李懂,举起你的枪。”
     李懂丝毫没有犹豫,这种时候,应该无条件相信自己的同伴不会做出不符时宜的决定。
     “我把那片沙打翻起来,你看准机会把子弹送出去。”顾顺道。
       “嗯。”李懂点头,末了又接了一句,“明白。”
     这是个理论很简单的操作,但要将理论转变为实际是个非常难的事情。
     顾顺做到了。
     他一发子弹,沙屑扬起,同时飞出的,还有四只沙鼠。
      李懂静心算好,飞快瞄准好其中一只的下方,食指扳动。
      “任务一,完成度(3/3),任务一已完成。完成时间,8分03秒。完成情况,优秀。将获得五分钟休息时间。”
      五分钟应该是这个系统里最长的休息时间。依据情况,完成越好,所获休息时间越多。想当于就是战场上,你节省出来了时间才能够休息。
     “不错。”两人一起坐在沙丘上。顾顺看着李懂,“难怪之前能够跟着罗星。”
      李懂没有说话,他知道,实际上,地上的沙鼠远比空中的难打。他这次打中其实有些玄,但看顾顺,似乎只要是看的见的东西,就都能打中。就算看不见,也能摸出基本的位置来。
      “要是胆子大一些,就更强了。”顾顺说。
      “谢谢。”李懂不着边际的接了一句,顺便递了水给他。
     “这声谢谢和水,就当是你这次的学费了。下次可就不能只是这些了。”顾顺接过来,吊儿郎当的喝了一口。
      
(5)
   “狙击手,顾顺。
      观察员,李懂。
       本次测试完成时间总计1小时27分32秒。成绩合计85.67分。完成状态,优秀。契合度,81.9%,良好。”训练舱门打开,两人便看到了这组数据。
      能够有这样的成绩,顾顺功不可没。
虽然比不上以往李懂和罗星的成绩,但两人初次合作能达到这种地步已经极其罕见。比李懂和罗星的初次高上不少。不过那时的两人也都没现在经历过那么多,成绩能够及格上个良好都已经值得欣喜了。
     “看来以后要一起好好练练。”顾顺看着契合度那个良好,觉得有些刺眼。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又接着问了一句,“你和罗星契合度是多少?”
      “90%左右吧。”李懂思考了一会,答到。
     “我们会更高的。”顾顺看着他,眼神中洋溢着自傲与自信。
      李懂知道顾顺一直把罗星当成一个很值得尊重的对手,想在这点上比赢罗星也很正常。
      但契合度90%可是个很难越过的坎。90%以上的搭档。那可都是极其强劲的。远比单兵作战要强的多。
       这也是蛟龙虽是一只单兵作战能力顶尖的队伍,队内依旧有着各种搭档的原因。
       “希望吧。”李懂点头。其实已经知道罗星再也不会回来了,如果新来的这位搭档在和他的配合上能够超过罗星,对大家而言都是好事。
       只是罗星……李懂心里泛起一阵苦涩。都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他,罗星还会好好的,为自己想要得到的名额而努力,还能够有机会继续为国效力。
     其实从某个方面来说,这又未尝不是件好事。他们生活在和平时代的边缘。死亡离他们并不像其他人那样遥远,那对他们而言是家常便饭。但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欲望。所以因伤退役也是一些人想要的。只可惜罗星,却并不是这种人……
      “你发什么呆?”顾顺讲了几句话都不见李懂有反应,终于有些奇怪。拿手在他眼前扇了扇。
       “没事。”李懂吃了一惊,表面却仍然清冷。自己已经很少沉入这种思考状态了,居然连别人说话都没反应过来。是那些药物的后遗症吗?
      “到了正式时候这样可是会送命的。我们的命,同样也是命啊。”顾顺语气依然不羁,却是说出了几句正话。
       “先去吃饭吧。”李懂活动了一下脖子,却道。
      “行啊,你请我。”顾顺笑道,未等李懂说话,又笑接了一句,“学费。”

(6)
      任务行动时间是在一周后,任务目标是个走私大犯。
      他行做此事多年,对国际社会造成了巨大危害,可惜政府一直没能抓住他的把柄,于是便想借临沂之手除人。
      临沂得到行动指令,靠几人的潜伏观察,终于得到了一丝消息。
      那位走私犯,会在这天参加一个高科技的发布会。具体时间不定,随行人员肯定不止表面那几个。所以为了避免出现太大暴乱导致不可逆事情的发生, 临沂方面只把这件事透露给了蛟龙一队。杨锐则更是大胆,把这个任务只交给了队里的观察员和狙击手。
       狙击手确实很适合这项任务,但任务刚发下来,罗星就因为上次任务受了重伤。国家为了让任务顺利进行临时调人,调来的还是顾顺这类强者,这才让这次任务还能够进行下去。
      李懂和顾顺之间无疑是很默契的,才短短一周时间,两人的契合度便达到了85.3%,也就是优秀水平,在临沂里算是很不错的了。
       任务当天是周日,李懂也省了去请假的事儿,发布会场离临沂还有点远,两人便天不亮就动身前往。
    要埋伏在会场显然是不现实的。先不说那儿安保重重不好脱身,关键是两人身份模样实在不能露面。
      最后顾顺带着李懂在附近一处早市上停下了车。两人各背着个大包在面馆里优哉游哉的吃着馄饨。当然李懂是表现不来这样的,但顾顺那幅不为所动的表情着实有点感染人,看着他吹气,然后一副吃的挺香的样子,李懂也总算一颗平常心了。
      中途顾顺还有事没事的跟李懂搭着话,类似“烫不烫?”“有水没有”等等,活像两人就是俩驴友的样子。
     “待会去哪?”但要李懂完全放松下来是不可能的,他清清楚楚的注意到,这条街上装着一些红外摄像头,看不清有没有开机,但如果开了,两人在任何地方放一枪,都绝对会有人察觉到。除非再有些什么,能够干扰对方。
      “你跟着我就行了。”顾顺还是一边嚼着东西一边说话,一副有哥在,没什么好担心的的表情。
     “……好。”李懂沉默了一会,道。
      “他估计还要很久,我们先到处逛逛。” 顾顺总算吃完最后一口馄饨,抬头看着李懂道。
      “嗯。”李懂听懂顾顺潜台词是先了解一下这儿的地形地理环境。
      两人便四处走着,偶尔还到一些店里逛逛。直到八点左右的时候,顾顺在一个地方停下来,轻声用只有李懂才看得到的口型道了一句:
      “去天台。”

                                         TBC

————————
大概是一天一段。
更文巨慢别打我。
我吃饭去了(乖巧)
给临沂的设定是国家的暗处执行者。(啦啦啦)
     

【顺懂】【ABO】雏鹰1~3


(1)
      当闹钟响起的时候,李懂有点懵。
     他向来作息极有规律,从不需要借助所谓闹钟一类的工具来唤醒自己。只懵了不到半秒,他迅速抬起左手看了眼时间:凌晨4:30。
     更不像是自己的作风了。
     李懂却丝毫没有因为时间尚早打算再睡,只立刻从床上爬起来,退到离手机五米开外的窗边站着,一双眸子紧紧盯着尤自震动的手机,仿佛在看着一个一级危险品。
     《夜曲》的伴奏在寂静的房内诡异的响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
      被入侵了。
     李懂暗自想着。第一种入侵,是相对而言比较普遍的那种——有人趁他熟睡,进了他的房间把他手机密码锁给解了,然后设了个闹钟。第二种可能——hacker。还应该是属于比较顶尖的那种。
      第一种只是一种相对而言的可能性。对他而言成功率几乎为0。自从他完全接受了那种高强度的训练以来,至今还没有人可以做到在完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经过他身边。更何况他手机的保密性功能是动过手脚的,要解开绝非易事。
      但如果是第二种可能,那他恐怕已经被可怕的东西盯上了。他知道这部手机的防火墙有多变态,上一个妄图突破的人已经死于了手机爆炸。
      李懂觉得自己像是猎手枪下的动物。
      真是糟糕的感觉啊。
      李懂想着,那边的音乐却戛然而止。突然宁静下来的四周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他已经打开窗户,两条腿就那么悬在窗外,准备随时可以跳出去了。
     “叮——”
      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短信提示音。
      李懂将一双长腿从窗外收进来,又重新将窗锁好。几步回到床边。信息的话,对方立刻就要了他命的几率极小。更何况他已经清晰的在短信提示栏的来信人那处看到两个极为熟悉的字——队长。
       李懂划开信息栏,信息字不多,却在他心里激起了一片小小的波澜。
       “来见见你的新搭档。”
  
(2)
    自从上任搭档受伤调去静养以来,李懂已经近半个月没有接到任何任务了,罗星是“蛟龙”里最优秀的狙击手。上次因为他的缘故才受了重伤。新的搭档在这时候调来,同时也意味着新的任务。以及——新的防备线。
     李懂是个omega。这是个除他外几乎无人知晓的秘密。他的第二性征觉醒的比其他人格外早一些。尚未成年,omega的一些征兆就已经逐渐显露出来。而“蛟龙”作为“临沂”里最具攻击性的队伍,是绝对不容许有除alpha之外性别的。也幸好他性征初显是在家里,否则他现在怕是已经不在队里了。
    为了避免被人所知,他只好使用各类手段将自己伪装成一个觉醒中的alpha。但每天却不得不服用大量的药剂,颈上还带着一个能够保证不被其他alpha气味所影响的黑白项圈。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第二性发展的越快,他一次次加大药剂服用量,却也清晰的知道。自己能够留在“临沂”的时间,让他完成那件事的时间,不多了。
       将一切收拾妥当,李懂最后整了整衣服,在一片星光熹微中迈出了家门。

(3)
     “队长。”李懂端端正正的在杨锐面前行了个礼。
       “刚刚和你说的都记住了吗?”杨锐向他交代完任务事宜,又接了一句“算算时间,他应该快到了。”
      话音刚落,那边便传来直升飞机带起的巨大气流轰鸣声。
     等杨锐和李懂步上天台停机坪的时候,直升机刚刚好停稳在他们面前。舱门打开,一个身着灰色格子衬衫内着白体恤头戴防风镜的青年从中跃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的腮帮子在不断动着,似是在嚼着什么东西。
     “狙击手顾顺,报道。”
      “欢迎,这是你的搭档李懂,我们的观察员。想必你已经见过照片了。”
       两人相互打了个招呼,杨锐又介绍李懂。
      “李懂,你们以后就是搭档了,你先带顾顺熟悉一下。”杨锐又回头对李懂道。
      “是。”李懂应下,等杨锐走开,天台上只剩下两个人。李懂可以清晰的闻到那混杂着无数气味信息素的空气中多了一缕新的,不知何种草木的味道。
      顾顺先一步朝李懂伸出手来,脸上却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顾顺。”
     “李懂。”李懂不服输般看着他那双桀骜不驯的眸子,将手与之握了一下又立刻松开。
      “怎么,有洁癖?”顾顺看着李懂略有些稚嫩的脸,声音带着一丝调笑。
      “不是。”李懂清清淡淡的回答,透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
      顾顺不自禁起了想要调戏的心思,也不管李懂会不会理他,开口,“我送你的礼物怎么样?”话音落后,轻轻哼了一段不成歌的曲调。
     李懂听出来了,是《夜曲》。
   “不怎么样。”他道。
   “听说你前搭档是罗星?”顾顺嚼着口香糖,目光去追寻李懂的眼睛,“他是个很优秀的狙击手。”
     李懂别过头去避开那双带有侵略性气息的眸子,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们做搭档可不一定只有这次任务,你这态度可不好。”顾顺佯装严肃的样子,眸中却净是不羁的笑意。一只手伸出来似要搭在李懂肩上,李懂不出奇然的侧身避开。却见顾顺的手在空中一抓。
     见李懂的目光看过了,顾顺桀然一笑,手掌张开,一只海蓝的蝴蝶重新伸展开双翅,从顾顺手心翩然而起。
    那蝴蝶真是漂亮,翅上仿佛盈动着整个大海的光辉。
    李懂下意识的伸出手,不同于顾顺,这次蝴蝶自甘翩然落在他指尖。他那张略显疏离的脸上多了柔和。冷漠的伪装仿佛在那一刻消失不见。
     顾顺看着他那双在夜光下如散着幽淡荧光的如迷离深潭的眼睛,有一刹那的失神,反应过来不禁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想什么呢,人可是个alpha。
     李懂的右手重新落下,那蝴蝶自腾然飞走了。他的脸色又恢复成那幅冷淡又疏离的样子,仿佛之前那一幕只是顾顺自己的幻觉。
  “走吧,我先带你简单了解一下。”李懂先一步转过身来,朝楼梯走去,“任务你应该知道了,我待会还有事。下次再和你一起练习看看。”
     “正好,有机会,也让我看看你的实力。”顾顺笑着迈步跟上去。
     李懂介绍的简洁明了,不到六点半,已是带人走了个大概。最后停留在一间双人套间前。
     这是他跟罗星的临时休息所。
     不过从这天起,是李懂和顾顺的临时休息所。
   “好了,剩下的你自己随便逛逛吧,你应该也知道哪些地方不能去了。”李懂背向顾顺,要出门去,“我上了锁的东西,以后没我的允许,就不要想办法打开了。”
     “行啊,放心去吧。”顾顺看着他点头,表情却着实让人不会信服。
     “还有。”带上门前,李懂忽然停顿了一下,未等顾顺再说话,他又接着道,“以后别半夜放这种刺耳的伴奏了,我更喜欢肖邦。”

                                       TBC
   ——————————
一如既往私设众多,给顺哥添了一项技能hh

此处的《夜曲》 ,是杰伦大神的歌
杰伦大神应该算我喜欢的第一个明星。
其实个人很喜欢《夜曲》啦hh
而众所周知,肖邦大神最出名的曲子之一也叫做《夜曲》。挺适合睡觉听的(bushi)
(这里刷了个小聪明hh)
我终于开坑了,大纲什么的已经完全构思好了,开心。
祝大家食用愉快。
因为第一次写abo,如有不对,还请各位帮忙斧正。
文丑字差画难看的我敬上。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
(请原谅我的项圈恶趣味,当然是被领子高的衣服遮住的啦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