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昉吹·飞樱草

画画时的突然脑子里蹦出的东西(大概是首诗)/就不去占太多tag了

时间飞过
身边的人走了一轮
又一轮
什么时候
一叶之秋旁的人成了一枪穿云
什么时候
落花狼藉后隐着的是花繁似锦
当沐雨橙风的吞日对着一叶之秋
当百花缭乱的枪口瞄准落花狼藉
还有什么
是不能被改变的呢
还有什么
是不能被颠覆的呢
唯你
唯我
唯这颗热爱着荣耀的心
不会为时间的砂砾所磨灭
“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呢。”
不是吗?
————————————
上次在上晚自习的时候睡着了,梦到有人在念诗,不是任何人的诗。梦里的我却好像知道这是哪个古人写的。觉得是他托梦给我让我帮他记下来吧。
可惜,我想着要记的时候醒了,他的诗还没念完,我也只记得他念过的四五句中的一句了。超级可惜啊。
那句记得的摘录在这里。
“星火不转流阑处。”

评论

热度(6)